大道理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成功 > 成功人生 > >

纵容黑恶势力自酿人生苦果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纵容黑恶势力 自酿人生苦果

纵容黑恶势力自酿人生苦果

  霍建设,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政协原副巡视员。曾任乌兰察布市丰镇市委常委、副市长,集宁市(后改为集宁区)委副书记、市长,丰镇市委书记,乌兰察布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2019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10月,被开除党籍、按规定取消享受的待遇,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韩嘉军 摄

  “整天提心吊胆,半夜想起出一身冷汗”,但还是觉得“自己已退休多年,估计没事了”,这是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政协原副巡视员霍建设在忏悔书中袒露的心声。

  然而,现实终究让他明白,该来的总是会来,“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不要认为退休就没事了”!

  今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在霍建设退休6年后,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其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经查,霍建设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离宗旨意识,对党纪国法置若罔闻,在干部选拔任用过程中收受他人财物;私欲膨胀,将公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收受礼金,经商办企业,占用原下属单位车辆,干预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滥用职权,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徇私舞弊,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生活作风腐化,造成不良影响。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滥用职权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10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给予霍建设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嘴上讲“底线”,脚下踩“红线

  学生时代的霍建设阳光、上进,17岁便到内蒙古自治区103地质队工作,22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他靠着自己的勤奋好学,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一步步成长为厅级领导干部。

  “应当说,作为一名有着4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霍建设也曾有过一段好学上进的少年时代、勤奋打拼的青春时光和引以为傲的辉煌经历。”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

  “起初,我是警醒的。朋友求办事,事能办,但拒不收钱。”这是霍建设给自己确定的底线

  然而,随着职务的晋升,霍建设逐渐放松了警惕,其身边开始聚拢起越来越多的老板“朋友”。呼和浩特市房地产商刘某某便是其中之一。

  1995年,在时任丰镇市副市长霍建设的帮助下,刘某某成功承揽到丰镇市站前广场改造项目,挣了大钱,一直想对霍建设表示一下,但几次被拒绝。后来,刘某某得知霍建设女儿到呼和浩特市工作,便借机送给霍建设两套相邻的呼市房产。

  “他想到自己帮刘某某赚了不少钱,就在半推半就中收下了刘某某送的‘大礼’。”有关审查调查人员介绍,为稳妥起见,霍建设把房屋产权办在了其弟弟名下。第一次“富贵险中求”,让霍建设忐忑不安了很长时间,几次在梦中惊醒。

  然而,时隔几个月后他又被提任兴和县委副书记、县长,这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从拒绝到半推半就,从不好意思到理所应当,从逢年过节收受礼品礼金到帮助承揽工程明目张胆以权换钱……嘴上讲“底线”,脚下踩“红线”,霍建设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997年至2014年间,霍建设利用担任丰镇市副市长、集宁市(后改为集宁区)市长、丰镇市委书记、乌兰察布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离职后利用原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数十名请托人送予的巨额财物。

  “在糖衣炮弹面前,我完全背弃了当初入党时的誓言,把党和人民给我的权力变成了自己捞取钱物的工具,从一个党培养多年的领导干部蜕变为一个贪图钱财的腐败分子。”回望过去,霍建设懊悔万分。

  干部群众眼中一匹“狼”,黑恶势力面前一只“羊”

  为人硬气、作风雷厉风行、工作能力强,是不少干部群众对霍建设的印象。

  “2002年,丰镇市第一中学发生踩踏事故。事故发生后,一些学生家长对处理结果不满,干群矛盾激化,影响了地区稳定。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霍建设走马上任丰镇市委书记。到任后,霍建设采取有效措施,短时间内稳定了态势,恢复了丰镇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他还曾因此赢得“救火队长”的美誉。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少人公认的强人、硬汉,面对黑恶势力却是一次次纵容、妥协。

  与霍建设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的赵利平,是当地远近闻名的黑恶势力头目,时常打架斗殴、欺行霸市、无事生非,劳过教、服过刑,被拘留更是家常便饭。

  2004年,赵利平在丰镇市客运中心院内一块空地,与他人合作建起一个加油站,并通过伪造土地使用权证、规划用地许可证等方式办理了成品油经营许可手续。因距离周边居民楼和客运中心候车室较近,存在安全隐患,附近居民多次举报。

  霍建设带领相关部门人员到现场视察后也觉得诧异:“怎么能在这个地方开加油站,这不是安了一颗定时炸弹吗?”便当场责令不准开业。然而,通过赵利平协调,起初不同意开业的霍建设,权衡之下最后还是同意了。

  “他寄希望于赵利平有了事儿干,也许会安分一些。”有关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

  但妥协换来的不是满足,而是得寸进尺。时隔不久,丰镇市启动两个重点项目——京隆电厂三期和富邦医院建设。项目建设需要征地,赵利平觉得来钱的机会到了,于是他安排伪造林权证、租地协议,以项目占有其林地和煤场为名,向霍建设提出要求:要么给巨额补偿,要么置换一处好地块,并表示“如果他不满意,项目别想顺利启动”。

  霍建设明知赵利平想借机敛财,但为了上项目出政绩,他又一次选择妥协,要求有关部门在新区繁华地段为赵利平安排两块建设用地。后赵利平利用其中一块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获得巨额利润。

  “对黑恶势力打击严重失职,采取一种妥协和不敢管的态度,对黑恶势力利用不正当手段获取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致使他们阴谋得逞,为后来坐大成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如霍建设在忏悔书中所说,一面是他对于赵利平的无底线纵容,一面是赵利平借机造势,声称与其关系密切,在丰镇地区混得“风生水起”。

  “他看上的地没人敢不给,他要办的事没人敢不办,他想做的项目没人敢拦阻。”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就这样,几年时间,赵利平等人便由恶势力犯罪团伙逐渐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越发嚣张跋扈。

  2007年11月,赵利平持虚假宅基地手续强行入股丰镇某小区建设项目。在未与原址住户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赵利平雇佣社会闲散人员,使用暴力手段强拆,导致遭强拆居民长期上访。

  而因霍建设不敢对黑恶势力说“不”,丰镇其他黑恶势力也得到不同程度发展。

  前不久,乌兰察布市打掉了丰镇三个黑恶势力团伙,赵利平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9名主要成员相继落网。

  错把权力当“商品”,肆意弄权滥作为

  2004年4月,霍建设被提拔为乌兰察布市政协副主席兼丰镇市委书记,官至副厅级,一时风光无限。此时的霍建设已然飘飘然起来,错把权力当“商品”,在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肆意弄权敛财。

  “霍建设每天在办公室的时间不足两个小时,管理靠遥控。”其同事们介绍说。

  作为一名党委书记,霍建设并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抓党建上,而是盯在了“招商”领域。用其同事的话说,他的“大部分时间不是在招商,就是在招商的路上”。

  “之所以如此,在于他看准了招商能给他带来的利益。”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领导谋私利、商人找靠山,二者互为依附,形成了一种不正常的政商关系。


分享到: 更多